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父亲的手段

深夜,我躺在床上,星空下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到妻子漂亮的脸蛋上,而她正徜徉在刚才两次猛烈做爱后的余温里,深深地熟睡着。  我有些恍惚了,仿佛这一切并不真实,脑子里把这一年发生的事都过了一遍。  还记得那是一年前一个早春的周末下午,退休后在老家务农的父亲打电话给我,说是要来北京看我和妻子,当时我刚..

骚妇有俩儿子

人民公社时期,春夏秋三季庄稼活比较多,春天种地,夏天铲地趟地,秋天收割打场,到了冬天,多数人就开始猫冬了,也有一些脑瓜活的生产队长会到外地给社员找点活干,挣的钱归队里,社员干活计公分儿,这叫搞副业,当时政策是允许的。  住在连脊房中的齐勇,是永乐三队的副队长,这个人脾气很不好,在家里对自己的老娘们..

只是恋人不是乱伦

周日下午,家里没人,我打开抽屉,拿出了j张盘。这是hse光盘,而且是没有剧情的做爱录象,我偷着买的。可今天我发现不对劲,因为我的盘明显有人动过了,和我放的顺序不一样。我想:「是谁呢?」肯定不会是父母,因为要是他们知道了,肯定会打死我的。那就只有姐姐了。姐姐今年18岁。外表呢,虽然不如在公车上看见的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