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干妈玩弄我
干妈玩弄我
干妈的五禽戏,第一招,“逐鹿中原”——干妈坐在沙发上,手中拿了十几支飞镖,不
过是拆去了铁尖的,权当是古人弓弦上的箭,我则是一只飞跑逃命的鹿。干妈在
空中甩了一个响鞭,我则立刻象鹿一样在客厅里“飞跑”起来,其实是一边快速
地爬,一边躲避着干妈投射过来的飞镖,“箭”支落在我的身上虽然没有铁尖,
但由于距离太近,干妈扔得又很用力,所以还是挺疼的,每被击中一下我都要
“啊”地大叫一声,干妈听了却是开心地大笑,觉得很过瘾、很刺激。逐鹿中原
的故事就这样被演义着,我在客厅里拚命地爬了一圈又一圈,干妈手上的“箭”
猛烈地向我射来;我的膝盖已经磨得很痛了,身上也被飞镖射得全是红点,干妈
却仍然很兴奋,我爬得稍一慢下来,她便挥起长鞭用鞭梢抽打我。现在干妈开始
专门瞄准我的屁股投了,突然,一支飞镖竟不偏不倚得扎进了我的肛门,干妈高
兴得跳了起来,拍着手大叫:“啊——我射中了、射中了,最高分,10环、10环!”
干妈终于举起鞭子结束了这个游戏,并很得意得说:“小鹿,过来,让我看看我
的箭法有多准!”我忍着痛,肛门里夹着那支飞镖爬到干妈面前。干妈让我把屁
股撅起来,欣赏着她的杰作,又用脚把飞镖往我的肛门里轻轻踩了两下,疼得我
“哇哇”乱叫,干妈用鞭把在我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说:“不许叫!你的屁股夹
好了,飞镖不能掉出来,我好不容易才投中的,多准啊!要多插一会儿。”我只
好仍然把这支飞镖夹在肛门里,但疼痛使我不住得呲牙咧嘴,干妈看我那份难受
的样子,便有点不忍地说:“这样吧,作为奖励,让你舔舔我的脚吧!”我喜出
望外,“谢谢干妈,您真是对我太好了,干妈您太心疼我了,谢谢您、谢谢您!”
我边谢边把干妈的脚捧在面前,用嘴脱去了高跟鞋,抱着丝袜美脚疯狂地舔起来,
一时竟忘了肛门中还夹着一支飞镖……
第三禽戏法:“狗熊打滚”——干妈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开始吃葡萄了,
并让我直直地趴在地板上。吃完几个葡萄后,干妈扬起手中的长鞭“叭”地一甩:
“打滚!”话音刚落,鞭稍已抽在了我的屁股上。我疼得心里一哆嗦,赶紧连着
滚了好几滚。由于我浑身一丝不挂,打滚时裆部的器官免不了要碰在地板上,本
已因为被干妈抽了一鞭子而挺起的“小弟弟”更加硬得象铁棒一样,龟头敲在地
板上隐隐作痛,但我也只好强忍着。干妈看了我一眼,随手扔给我一个葡萄,算
是对我的鼓励。我用嘴从地板上把葡萄吃了下去,葡萄很甜,我正在想把葡萄皮
吐在什么地方,干妈冲着我一瞪眼,吓得我连忙把葡萄皮也吃了下去。干妈的嘴
一鼓,“噗”得一声,一个葡萄皮正好吐在我的脸上。“吃了!”干妈命令道,
我忙把葡萄皮吃进嘴里,并对干妈表示感谢:“谢谢干妈,葡萄皮最好吃了,特
别是干妈嘴里吐出来的,真是天下最鲜的美味。”干妈用长鞭在我的头上抽了一
鞭子,笑嗔道:“少耍贫嘴,拍马屁倒是不用学。继续练,再滚,要连打十八滚!”
我一缩头,按照干妈的要求,心里数着“一、二、三、……”在地板上连续地翻
滚着,一连滚了十八滚后,已是头昏眼花了。干妈很是满意地点点头,示意我到
她面前去。我闭上眼睛抖了抖头,找了一下平衡,便顺从地爬到了干妈的脚下,
心想干妈可能要奖赏我了,大概是让我舔她的脚吧。我看着干妈丰满性感的美脚,
馋得直咽口水。可是谁知干妈却给了我一个惊喜。她将一堆刚吐出的葡萄皮扔在
地上,再用脚趾夹起来往我的嘴里塞。我激动地张开嘴,颤动着唇舌,从干妈的
脚趾间把葡萄皮吃下来,那味道就别提有多鲜了,美得我浑身上下骨头发软,却
有一个地方发硬、发烫。不一会儿,葡萄皮就被我吃光了,剩下两三个葡萄皮在
地板上,干妈的脚趾夹不住,就用脚掌使劲一踩,粘在脚上,我则把嘴伸到干妈
的脚掌下,从干妈的脚掌下舔着吃。我还在回味无穷的时候,干妈把一个葡萄扔
到了客厅的一角,并甩着鞭子对我说:“滚过去,去找那个葡萄吃。”我就地一
连滚了好几个滚,滚到了干妈扔的那个葡萄旁,一口就把葡萄吃了下去。干妈又
向客厅的另一头扔了一个葡萄,我便又滚到了客厅的另一头。就这样,干妈东一
个西一个地扔葡萄,我则在地上滚来滚去,逗得干妈不停地笑……。
第四禽戏法:“猿猴上树”——干妈家的客厅里有一个罗马式的石膏装饰柱,
干妈让我光着身子抱着这个柱子往上爬,这就叫“猿猴上树”。我要一直抱着柱
子,胳膊腿都不能松下来,一松手干妈就用鞭子抽我,身体中间的性器官紧紧贴
在石膏柱上,由于受到鞭打和与石膏柱磨擦的双重刺激,坚硬得顶在柱子上,龟
头被压得又红又疼。真是折磨人啊!可是我就是这么贱,明明知道干妈在折磨我,
却甘愿忍受肉体的痛苦,因为我心里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,被折磨得越厉害,
心中就越是感到惬意和甜蜜。整整一个晚上,我这只“笨猴子”树还是没上去,
身上挨的皮鞭印却象树林似的一道又一道……。
第五禽戏法:“小鸟归巢”——我的“小鸟”是不会飞的,可是干妈却一定
要训练它怎样进巢穴。干妈让我在她面前跪直了。我刚跪好,“小鸟”就在肚子
下面象即将发射的火箭一样,直挺挺地矗立着。干妈拿起一只高跟鞋,说:“这
只高跟鞋就是你的鸟窝,现在你要练习把你的‘小鸟’放进去。”我说:“干妈,
不用练了,我能放进去,这很容易。”说着,我接过干妈手中的高跟鞋,双手端
在自己的两腿之间,再往前一挺腰,那粗硬的肉柱便插进了鞋窝,也就是“小鸟
归巢”了。干妈在一旁看了一声冷笑:“瞧你本事大的,这叫‘小鸟归巢’?这
是老鼠钻洞。”干妈一把从我的“大老鼠”上揪下了高跟鞋,然后站起来找了一
根细细的绳子,一头系住鞋子的高跟,另一头挂在一个支架上,把高跟鞋悬空吊
了起来。“好了,你来吧,不许用手动我的高跟鞋,把你的‘小鸟’放进鞋口里
去。”我一看,顿时傻眼了,叫道:“我的干妈呀!这怎么进得去啊?”干妈微
微一笑说:“你慢慢练吧,练不好你就别想离开我的家。现在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干妈转身回卧室上床睡了。我自己试着想把我的小鸟放进高跟鞋里,试了十几次
都不行,只好去求干妈开恩了。我爬进了干妈的卧室,跪在干妈的床头乞求:
“干妈,求您教教我吧,我的‘小鸟’不会进窝。”干妈躺在床上半眯着眼问:
“真的想让我教你?”我点点头:“想,真的想!”干妈笑了,说:“好,你到
床上来,我教你……”我爬上了床,干妈用她温暖柔软的手紧紧抓住我粗大坚硬
的“小鸟”,慢慢向她的“鸟窝”移去。终于我进入了干妈的身体,虽然我不是
从干妈的丝袜中出来的,她不是我的亲妈,但今日我的小弟弟能钻进干妈的丝袜
里,也算没白当一回干儿子。我在干妈的丝袜洞里猛烈地插进抽出,就象小鸟在
自己的窝巢里欢快地飞来飞去。干妈已经浑身颤抖地嚎叫了,她双手死死地抓住
我的头发,急速地上下摇晃,使我那根肉棍在她体内插动的频率越来越快。干妈
爽得已经快要成神成仙了,我在干妈的身上象汽缸里的活塞一样,不停地上下抽
动,也是舒服得死去活来。……终于,我那硬挺了一个晚上的“小鸟”在干妈的
“巢穴”里喷射了,全部射进了干妈的洞里,噢——那是一个多么温柔、深密、
火热的巢穴啊!亲爱的干妈,我终生都不会忘记您这天晚上的教诲……。
干妈将我搂在怀里,一对仙桃般丰硕柔白的大丝袜拥在我的脸上,使我久久
不能平静,浮想起儿时在妈妈怀中吃奶的情景,突然有了一种重返童年的想望。
童年,多么美好,天真而无虑,真实而无欺,可以任性地喜笑打骂而不需要道貌
岸然地装腔作势、满脸堆出一副伪善虚假的正统。此时此刻,我又感受到了在母
亲怀中所特有的那种温暖和安全感。我慢慢抬起头,看着干妈安睡的脸庞,油然
而生的是对亲人的眷恋和对母性的崇拜。我鼓起双唇伸长脖子在干妈的面腮下轻
轻地吻了吻,便又撒娇似地把头埋入干妈的双乳间,静静地睡去……。

【完】